銷售專線:022—58296666
愿將一生獻給焊接材料事業
2015-11-11

    下文原載天津市政協編輯出版的《天津文史資料選輯》1995•4(總第68輯)
     愿將一生獻給焊接材料事業

    我今年已經72歲了,回顧我這一生,從16歲開始進入一家電焊條廠做工,50多年來,始終不渝地執著追求發展我國電焊條事業,也努力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。

    解放前,我國電焊條的生產制造幾乎是空白,用來焊接的電焊條要靠進口,靠洋貨。幾十年來,我國的電焊條生產的演變過程,就是一部從無到有,從制造到科研,從低級向高級發展的歷史。如今,天津電焊條公司在國內外頗有影響,是生產、科研為一體的企業集團,年生產能力達10萬噸,電焊條品種有100多個,不僅可以滿足國內工農業生產、國防建設和國家重點工程的需求,而且每年出口2萬多噸,創匯1000多萬元。然而這幾十年前進的道路并不總是平坦無阻的,它是一條彎彎曲曲、荊棘叢生、坎坷不平的路,它是一條用心血和汗水鋪成的路。 

    青年時期與電焊條結下不解之緣

    我出生在大連,小時候家庭經濟條件很差,生活清苦,家里沒有能力供我念書,勉強讀完高小,在1939年我16歲時,到一家電焊條廠做工。當時日本侵略中國,東北地區用的焊接材料都從日本運來。我所在的那家廠子,是一個日本人剛剛在大連開辦的,廠子很小。那時,日本國內剛學會做電焊條,他們是從德國學來的技術。是手工涂藥,而且只能做兩個品種,一種是氧化鐵型,另一種是鐵錳型。因為我會日語,進廠后,跟著日本工程師做練習生。由于我工作勤勉,工程師對我很滿意,一些事情放手讓我做,我也從中學習了很多東西。這樣干了幾年,因為廠里管中國工人的日本工頭對待工人苛刻殘酷,工人的生活待遇很苦。以我為首的幾個中國工人同日本工頭爭吵起來。之后,我們就不在這家廠子干了,一起到沈陽,在一家中國資本家開辦的廠子干。這家工廠原來是冶煉廠,我們去后才建立一個小型電焊條廠,一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。就在這一年,我回到大連老家。后來蘇聯軍隊進駐大連,大連的紅旗造船廠修理船只需要電焊條,就從蘇聯進盤條,委托加工,于是找到我給他們做焊條。 

    1949年建國后,聽朋友說天津這個地方工業發展快,很需要電焊條。1950年我就隨著朋友到天津來了,我們的資金很少,只有2000元,租了幾間房,成立個小作坊做電焊條,手工涂料。正式人員只有3個人,我和我的一個妹夫,還有從大連來的一位同事,再加上自己的內人跟著一塊干。盡管我們制作認真,盡量做出質量好的電焊條,但是開始不為人知,沒有知名度,頭半年很困難。自己光會做電焊條,不會做買賣,做出了電焊條,沒人給賣。天津當時有一位跑合的叫王才昌,他說要想法把產品賣出去,光坐在家里等著別人哪能知道?于是我做出1噸,他給賣1噸,給他100元酬金。他跑五金行、跑工廠去聯系賣貨,逐漸賣到永利公司塘沽堿廠、電車廠和外省的煤礦等,凡是用過我們電焊條的,都認為很好用。我們也就苦了一年吧,三四個人小作坊生產的電焊條就供不應求了。

    隨著工業生產的恢復和發展,我在1950年成立中和電焊條廠,當時天津還有兩家,永安和建國電焊條廠,這兩家規模都比中和大,永安的東家是周啟圭,比較有錢,全廠職工近40人。在1950年、1951年兩年時間里,天津又有30多家電焊條廠開業,都是小廠。1952年開展“五反”運動,永安和建國都停產過關去了,我們中和沒有停產,仍然很忙。“五反”運動后,成立化學材料公會,我們電焊條廠都參加這個公會組織,我被選為組長,按照當時國家的政策,技術上公開,由我幫助大家改進提高做電焊條的技術,每周要開一次會,研討生產技術。

    當時進口的電焊條價錢很貴,每噸要4000至5000元,國產電焊條價格只2000元,進口價高出國產電焊條價格一倍到一倍半。1953年國營商業部門向私營工業加工訂貨,五金站供給私營電焊條廠原料,我們做加工。我很愿意接受加工訂貨,不用自己去買原料,又不用去賣產品。因為我生產的電焊條質量好,五金站愿意要我的貨,中和電焊條廠很快發展起來。當時永安電焊條廠也做加工訂貨,建國電焊條廠由于經營不善,技術較差,已經倒閉了。其他小廠沒有能力接受加工訂貨任務,就逐步聯合起來成立五星生產合作社,也為五金站加工。

    從1953年到1955年,雖然我們都給五金站做加工訂貨,但是中和電焊條廠生產的連環牌電焊條,成本最低,質量好、牌子也明,五金站供不應求,因此五金站讓我負責永安和五星的加工技術,不僅要公開技術,而且要負責。為了幫助他們提高產品質量,我不僅把配方告訴他們,而且還要輔導他們怎樣做。即便是這樣,他們的產品還是不好賣,五金站就要求把加工訂貨的產品牌子統一起來,都用中和電焊條廠的連環牌商標,他們的牌子就不用了。結果還是中和電焊條廠的產品賣得快。什么原因呢?原來,產品的牌子雖然統一了,但生產廠家的字號不一樣,人們還是愿意買中和的產品。弄得五金站沒辦法了,要求幾家電焊條廠把自己的字號都取消,分別改稱一廠、二廠、三廠,永安是一廠,中和是二廠,合作社是三廠。然而我們二廠的產品還是供不應求。于是五金站督促我們增人,擴大生產。“五反”前,中和是個小作坊,在工商局登記,起的是小照;“五反”后,我更換為大照(私營企業營業照),承做加工訂貨后,中和已由三四人,增加到20多人。在我更換大照時,有人勸我別換大照了,換了大照就成資本家了。可是五金站一再說好話,讓更換大照,好擴大生產。我沒考慮是不是會成資本家,既然五金站要求我做,那就干吧,給國家做貢獻,自己有點技術就貢獻出來,于是我聽從五金站的勸告,增加人,擴大生產,換成私營企業營業照。

    由小作坊發展到私營企業后,遇到一件事促使我們提前合營。北京國家建工部有個華北金屬結構廠,這個廠規模很大,有幾千名職工。他們有一位負責電焊焊接技術的廠長,30多歲,本是學冶金的,他很器重我的焊接技術,有時讓我給他講解技術問題。他曾提出希望我到他那金屬結構廠里去做焊條,后來他就向建工部部長劉秀峰建議要建立一個電焊條廠。接著他又動員我說:你就上我那里,并到我那里去,需要什么設備我都給你買,生產需要什么就有什么,你自己資金少就不好辦。在他的一再勸說動員下,我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1954年10月左右,他派了一位張廠長來天津洽談,要求天津主管部門同意我這個廠子全部并到他們那里去。他本人也四次來天津洽談并廠問題,但沒有得到天津主管部門的同意。直到1954年年底,張廠長告訴我事情的原委,他說:“你們天津財委副主任馬力克不同意讓你們廠并到我們那里去。馬力克的意見是,金屬結構廠要求把廠子并過去,目的是為了生產,需要電焊條,天津可以把電焊條供給你們,滿足要求。馬力克還請張廠長轉告建工部部長,天津這家電焊條廠要提前合營,合營后所生產的電焊條,滿足你們的供貨要求。”我聽了張廠長告知的情況,也就死心了。既然不能并到金屬結構廠去,我就努力創造條件,爭取提前合營。 
 

首頁 上一頁 - 1 - 下一頁 末頁
360彩票计划在线计划免费